虛假訴訟頻發沖擊社會誠信損害司法權威專家建議
將虛假訴訟參與人列入失信名單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
發布時間:2019-05-29 09:44:03

● 所謂虛假訴訟,是指當事人出于非法動機和目的,利用法律賦予的訴訟權利,采取虛假的訴訟主體、事實及證據的方法提起民事訴訟,使法院作出錯誤的判決、裁定和調解的行為

● 從形式上看,虛假訴訟加害人是法院,但其本質是行為人借用法院的力量,使第三人受害。因果關系清楚,符合民事侵權損害賠償的構成要件

● 不僅要通過司法途徑嚴厲打擊虛假訴訟,加大懲戒力度,同時要強化社會誠信體系建設,完善針對企業和公民的征信管理系統

□ 法制日報記者 王陽

近年來,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和人民群眾權利意識的提高,我國糾紛解決的形式呈現向司法化過渡的特征。更多的人通過選擇法律這一解決糾紛的方式,達到化解矛盾、維護自身合法權利的目的。

然而,在現實中也有部分當事人在運用法律武器解決矛盾糾紛的同時,虛構本不存在的案件事實、構建虛假的法律關系,利用合法的訴權達到非法目的。這種行為既擾亂正常的司法秩序,也嚴重損害司法權威和司法公信力。

5月22日,最高人民檢察院舉辦以“打擊虛假訴訟 共筑司法誠信”為主題的新聞發布會。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張雪樵在會上透露,近半年時間,全國檢察機關對虛假訴訟刑事犯罪案件共批捕206件319人,決定起訴138件315人,法院已作出生效判決87件157人,均為有罪判決。

有專家告訴《法制日報》記者,虛假訴訟者有違誠實信用原則,惡意提起民事訴訟,誘使法院作出錯誤判決。雖然從形式上看,加害人是法院,但實質是行為人借用法院的力量,使第三人受害。“虛假訴訟的行為人構成了對第三人的侵權,造成第三人經濟損失,因果關系清楚,完全符合民事侵權損害賠償的構成要件。應該通過立法,建立虛假訴訟民事侵權損害賠償制度。”

虛假訴訟高發

侵害司法權威

所謂虛假訴訟,是指當事人出于非法動機和目的,利用法律賦予的訴訟權利,采取虛假的訴訟主體、事實及證據的方法提起民事訴訟,使法院作出錯誤的判決、裁定和調解的行為。通俗化說,就是打假官司。

虛假訴訟最初僅出現在民事方面的法律條文中。我國民事訴訟法規定:“當事人之間惡意串通,企圖通過訴訟、調解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人民法院應當駁回其請求,并根據情節輕重予以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2015年8月29日,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十六次會議表決通過刑法修正案(九),其中規定,“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妨害司法秩序或者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從此,虛假訴訟罪成為了一個新的罪名。

據當時參與立法的一名專家介紹,設立虛假訴訟罪的目的,就是希望通過刑罰的威懾力,起到防范和制裁虛假訴訟行為的作用。

虛假訴訟是一種妨害司法、具有社會危害性的違法行為,參與者將法庭作為違法活動的“舞臺”,將司法權變成他們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的“工具”。其侵害的不是一般的司法秩序,而是整個司法賴以存在的基礎——司法權威和司法公正。

最高檢第六檢察廳廳長元明分析,虛假訴訟的特點主要有4個:一是侵害利益多元化,嚴重妨害司法秩序;二是主體之間通常具有特殊利益關系,手段隱蔽,難以識別;三是往往缺乏對抗性,調解結案居多;四是案件數量處于高發階段,類型集中于涉財型糾紛。

2018年9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公布《關于辦理虛假訴訟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詳細列舉了各種“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和“妨害司法秩序或者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情形,為打擊虛假訴訟提供法律保障。

記者查閱相關資料得知,最高法除了聯合最高檢發布司法解釋外,還親自審理了我國第一例虛假訴訟案。

特萊維國際花園是遼寧特萊維置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特萊維公司)在東港市開發的一個樓盤,工程完工后,商品房的銷售情況非常好,粗略估計賺了上億元。可就在樓盤銷售的節骨眼上,突然傳來了消息,“房子被查封了”。

謝濤作為特萊維公司的副總經理,從親戚朋友那兒東挪西借了270萬元,加入特萊維國際花園這個項目中。房子被封,意味著他投的錢可能打水漂。他趕緊跑到東港市房管局打聽,得知是特萊維公司欠了上海歐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歐寶公司)8000多萬元的債務,特萊維國際花園還未出售的兩萬多平方米房屋被法院全部查封了。

面臨同樣困境的不僅是謝濤一個人,在丹東東港,特萊維公司還欠著兩家建筑公司工程款近2000萬元。

按照法律規定,只有等特萊維公司還完歐寶公司的錢,才能輪到他們這些人。無奈之下,謝濤開始申訴,但5年時間里一直沒什么進展。直到2015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在沈陽設立第二巡回法庭,才給謝濤帶來了一線曙光。

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受理此案后,查出歐寶公司與特萊維公司之間的所謂借款,根本就不是真實的借款,而是“歐寶公司與特萊維公司為了躲避債務,惡意串通設計的一個局”。

通過審理,巡回法庭最后對上海歐寶公司和特萊維公司各罰款50萬元。

“巡回法庭對這起案件的公正判決,維護了我的合法權益,也提高了司法公信力和司法權威。”謝濤說。

熟人捏造事實

增加查處難度

《解釋》提到虛假訴訟中的捏造事實,是指行為人虛構、臆造根本不存在、與真實情況相悖的事實情況,既可以是完全捏造,毫無真實成分,也可以是存有部分真實成分,部分捏造。

對于捏造事實,有專家分析總結了3種類型:一是“無中生有”型,即行為人虛構債權債務關系,偽造證據,如借條、還款協議等,并以此作為依據向法院起訴,要求被害人履行“債務”;二是“死灰復燃”型,即行為人以被害人已經履行完畢但沒有索回或銷毀的債務文書為憑據,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被害人再次履行;三是“借題發揮”型,即行為人偽造有關證據,使債權的標的擴大,或篡改借據上的借款金額、傷殘鑒定書的傷殘等級結論等。

廣州市民楊某章和其朋友就“自導自演”了一場“無中生有”型虛假訴訟。

“過了不到一年就鬧離婚,婚后買的房屋要分一半錢,太虧了!”每當想起這件事,楊某章心里就堵得慌。

自學法律后準備參加司法考試的吳昕,是和楊某章一起長大的發小。得知楊某章的煩心事后,吳昕出了一個“妙計”:首先,由楊某章向吳昕出具一張金額為98萬元的借條,然后由吳昕到法院提起訴訟,在將楊某章和妻子徐某列為共同被告的同時,申請對夫婦兩人婚后購買的房屋進行財產保全。等到判決執行后,吳昕再將所得錢款返還楊某章。

楊某章聽完,立馬豎起大拇指,連聲叫好。

起初,事情進展順利。吳昕持98萬元的借條到法院起訴,要求判令楊某章及妻子徐某還款。法院受理后,按照吳昕的訴訟保全申請,對楊某章、徐某共有的房屋進行了查封。

法庭審理中,吳昕、楊某章均對98萬元沒有異議。很快,法院一審判決楊某章、徐某共同向吳昕歸還借款98萬元。

“吳昕每月工資才4000多元,剛夠自己生活,他的父母也是工薪階層,近百萬巨款從何而來?”徐某覺得此事蹊蹺。

在律師的幫助下,徐某一邊向中院提起上訴,一邊向當地公安機關報案。很快,吳昕、楊某章在公安機關的訊問下,供認了進行虛假訴訟的犯罪事實。

中院收到徐某提交的公安機關立案信息后,認定吳昕訴楊某章、徐某民間借貸案系虛假訴訟,判決撤銷一審判決并駁回吳昕的訴訟請求。

法院就楊某章、吳昕涉嫌虛假訴訟審理后,認定楊某章犯妨害作證罪,判處有期徒刑9個月,吳昕犯幫助偽造證據罪,依法判處拘役6個月。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句古話,最終在楊某章身上得到了應驗。

北京律師肖東平認為,之所以會出現虛假訴訟的問題,首先在于一部分當事人道德觀念缺失、法律意識淡薄,在經濟利益的驅使下,為了達到非法目的,不惜以身試法,騙取法院訴訟文書確認。虛假訴訟案件的行為人通常具有較為親密的關系,如親屬關系、朋友關系等,往往經過當事人周密串通、精心策劃,并且通過訴訟途徑實現形式上的合法性,使得查處的難度增大。

此外,有法律人士通過對一些虛假訴訟案例的分析,發現虛假訴訟的制造者除了一般的自然人或者法人外,律師、法官等也可能成為虛假訴訟的制造者。

“對于這些具有特殊身份的人群,不僅適用于刑法,還可以結合律師法、法官法等與其特殊身份有關的法律規范,對其進行雙重制裁,如此才能嚴厲打擊知法犯法、權力濫用的行為,同時更好地發揮警示和震懾作用。”這名法律人士說。

加大懲戒力度

強化信用建設

2018年5月15日,全國檢察機關部署開展了協助解決農民工討薪問題專項監督活動。浙江一檢察院在審查一批追索勞動報酬支持起訴案件過程中,發現了9件在法院審判階段的虛假訴訟案件線索。

2018年3月,方某等9人分別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浙江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工資報酬共計133萬余元。

由于目前法院實行立案登記制,法院對方某等9人的案件予以立案。

“拖欠工資數額高,是我們審查中發現的第一個疑點。此外,原告9人屬于不同工種的員工,但所欠工資的時間跨度、工資數額卻基本相同,使得這個案件的疑點更加增大。”承辦檢察官告訴記者。

檢察官還發現,方某等9人的案件庭審時,沒有一個當事人出庭,全部委托訴訟代理人參加。此外,9件案件中的原被告雙方已當庭達成和解協議,只等法院出具調解書了。

時間緊迫,檢察院一面建議法院暫緩出具調解書,另一面積極開展調查。

在檢察官的詢問中,多名“原告”言辭前后矛盾,不能自圓其說,有的甚至對參加工作的日期、工資標準也說不清楚。于是,檢察院將方某等9人以涉嫌虛假訴訟刑事犯罪線索移交給了公安分局。

謊言看似完美,但終究漏洞百出。公安機關沒費多大周折,就讓一起惡意串通試圖轉移資產的虛假訴訟案浮出水面。

隨后,法院對方某等9人的案件判決駁回訴訟請求;對涉事公司以妨害民事訴訟作出罰款8萬元的司法制裁。

據承辦法官介紹,方某等9人的案件,具有虛假訴訟的典型特征。從涉案標的看,虛假訴訟涉案金額較大;從當事人到庭率看,虛假訴訟當事人到庭率較低;從案件處理結果看,虛假訴訟通常以調解方式結案。因虛假訴訟行為人之間事先進行充分的對質準備,在庭審現場,雙方一般不會出現激烈對抗,多以接受調解獲得執行依據。

有專家認為,虛假訴訟作為司法實踐中所謂“智者的法律游戲”,是對第三人合法權益的侵害,是對民事訴訟制度的直接挑戰,若不予以高度重視并完善解決對策,將造成我國民事訴訟制度的結構性侵害。在我國現有的民事制度框架內,應該構建虛假訴訟侵權損害賠償制度,增加虛假訴訟行為人違法行為的經濟風險,調動受損害一方當事人與虛假訴訟行為作斗爭的積極性,從而起到預防和遏制虛假訴訟的目的。

也有專家建議,防范打擊虛假訴訟,不僅要通過司法途徑嚴厲打擊,加大懲戒力度,同時要強化社會誠信體系建設、提升社會誠信氛圍。進一步完善針對企業和公民的征信管理系統,將虛假訴訟參與人列入失信名單,完成將現有相關信息平臺與社會信用體系接軌的工作。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
 
二肖中特最准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