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四大檢察”全面協調充分發展的實踐路徑
稿件來源:檢察日報
發布時間:2019-06-11 16:09:19

◇把握“四大檢察”全面協調充分發展的內涵要求,關鍵在落地實踐。一是穩中求進,二是狠抓落實,三是長效提升。

◇要做優刑事檢察這個最大存量業務,需要發揮批捕起訴職能在刑事訴訟程序中的“閥門”作用。

◇在民事檢察工作上,應突出打擊虛假訴訟和民生領域民事訴訟監督兩個重點。

◇行政檢察要圍繞行政訴訟監督展開,抓好典型性、引領性案件的監督,做一件成一件、成一件影響一片。

◇以公益訴訟專項監督活動為依托,堅持法定領域內監督辦案為基礎,在“等”外領域積極穩步探索公益訴訟實踐。

推動“四大檢察”全面協調充分發展是檢察機關的任務、使命,如何理解、推動“四大檢察”全面協調充分發展,如何解決實踐中遇到的問題,是檢察機關必須面對和研究的課題。為此,《人民檢察》邀請實務界專家圍繞“推動‘四大檢察’全面協調充分發展的內涵與路徑”展開探討,以期促進檢察工作創新發展。

把握推動“四大檢察”全面協調充分發展的內涵、要求

在2019年1月17日召開的全國檢察長會議上,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張軍提出,要主動適應形勢發展變化,深化內設機構改革,推動“四大檢察”全面協調充分發展。“四大檢察”全面協調充分發展的內涵、要求如何把握?浙江省杭州市檢察院檢察長陳海鷹提出,把握“四大檢察”全面協調充分發展的內涵要求,關鍵在落地實踐。一是穩中求進。處于改革和職能調整“浪尖”的檢察機關,需辯證地看待工作上的穩與進,既要注重業務發展與人心、思想和隊伍的穩定,又要積極推進“四大檢察”全面協調充分發展。二是狠抓落實。把刑事、民事、行政、公益訴訟檢察的“實招兒”擺出來,平臺建起來,成績亮出來,讓檢察產品為人所知、為當地黨委認可。三是長效提升。建立工作業績評價機制,解決“四大檢察”推進過程中的不足、短板和弱項,讓“四大檢察”全面協調充分發展有制度保障、經驗支撐,更富有續航力。貴州省六盤水市檢察院檢察長姜正權認為“四大檢察”全面協調充分發展,其內涵包括:一是建立完善的法律監督體系,進一步優化司法職權配置。二是維護司法公正。必須完善司法管理體制和司法權力運行機制,規范司法行為,加強對司法活動的監督,同時完善檢察機關行使法律監督權的制度機制。

探索推動“四大檢察”全面協調充分發展的具體路徑

刑事檢察是檢察機關法律監督的強項,如何把辦案質量和效率的優勢充分發揮出來?陳海鷹表示,要做優刑事檢察這個最大存量業務,需要發揮批捕起訴職能在刑事訴訟程序中的“閥門”作用。要借助捕訴一體改革契機,強化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和不捕案件跟蹤監督,樹立刑事檢察監督權威,著力構建新型檢警關系,探索大控方工作格局。姜正權認為,做優刑事檢察工作,一是把捕訴一體在辦案質量和效率方面的優勢發揮出來,決定捕與不捕的時候就考慮訴,捕訴有機銜接。二是落實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要特別注重保障認罪認罰的自愿性,保障當事人包括被害人的合法權益;特別注重讓量刑建議更加精準、符合案件實際和法律規定。湖北省武漢市漢陽區檢察院檢察長胡俊提出,應不斷完善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適用,向偵查環節和審查逮捕環節延伸,促進審前社會調查等訴訟活動前移。發揮檢察機關量刑協商主動性,總結量刑規律,科學精準量刑,提高犯罪嫌疑人對量刑建議的認可度和法院對量刑建議的采納率。

民事檢察如何進一步拓寬思路、積極作為?陳海鷹認為,在民事檢察工作上,應突出打擊虛假訴訟和民生領域民事訴訟監督兩個重點。在打擊虛假訴訟方面,突出保護民營經濟健康發展,建立與公安機關、法院的虛假訴訟線索移送、聯合打擊等工作聯動機制,依法保護民營企業產權。在民生領域民事訴訟監督上,突出民生領域申請監督案件,總結辦案經驗、制定工作規范、發布典型案例,提升民事訴訟監督的影響力。吉林省長春市檢察院檢察長盛美軍提出,民事檢察應拓寬辦案思路,調整辦案方式,不斷更新民事檢察工作理念,注重監督效果和社會影響,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起民事檢察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關于民事檢察工作在“深”字上做文章,姜正權認為,一是要認真研究、總結、發布指導性案例。二是要用好“外腦”,充分發揮專家學者、律師、退休法官,以及有法律背景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等作用,借助他們的實踐經驗、專業知識、法律和政治智慧,促進提升法律監督水平。

行政檢察如何深化職能配置把監督落到實處?陳海鷹提出,在行政檢察工作上,現有形勢存在“一個難題,兩條途徑”。“一個難題”即行政檢察工作的監督對象尚不明確,工作重點應是于法有據地開展行政訴訟活動、行政審判活動監督。從基層實踐和思考出發,可以推動行政檢察工作的途徑有兩條:一是增加行政訴訟申請監督的辦案量,做到“有案監督”。二是拓展行政訴訟監督的介入方法,做到“協同監督”。姜正權對做實行政檢察提出建議:一是監督要做到精準。行政檢察要圍繞行政訴訟監督展開,抓好典型性、引領性案件的監督,做一件成一件、成一件影響一片。要結合辦理的案件,認真分析行政工作中存在的問題,有針對性地提出意見建議,促進依法行政。二是要深入研究行政檢察的內涵與外延、職權配置與運行規律。胡俊認為,做實行政檢察首先要解決監督重點問題。其次要解決案件來源問題。最后要善于借助“外腦”。基層檢察院應充分借助上級院建立的行政訴訟監督案件專家委員會的智庫,邀請其參與案件討論、進行咨詢論證、提高辦案質效。

公益訴訟檢察是新的職能增長點,如何將工作做得更實更富有成效?陳海鷹認為,在公益訴訟工作上,要處理好兩對關系:一是數量與質量的關系。行政公益訴訟訴前檢察建議不是量越多越好,只有將檢察建議發到問題的源頭和癥結存在的部門,才能發揮檢察建議應有效果。二是“等”內與“等”外的關系,以公益訴訟專項監督活動為依托,堅持法定領域內監督辦案為基礎,在“等”外領域積極穩步探索公益訴訟實踐。盛美軍建議通過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等手段,分析研判監督案件來源,實現信息化案件管理,智能化輔助辦案,打破“案件線索發現難”的公益訴訟工作發展瓶頸。姜正權認為,做好公益訴訟檢察工作,一要規范標準。要探索檢察建議的落實標準及落實后的成效評估標準。要與法院和有關行政執法部門進一步加強銜接,達成一致認可的公益訴訟標準。二要注重結構。要認真分析本地案件結構,有針對性地加強指導,把擔當精神落到實處。三要勇于創新。檢察機關要結合實際,穩妥、積極地嘗試“等”外領域公益訴訟監督,符合公益要求的都要努力去嘗試。胡俊提出,基層檢察院做好公益訴訟檢察,一要圍繞中心大局,贏得黨委支持。二要堅持問題導向,保障改善民生。三要強化專業能力,提升辦案水平。

理論研究如何助力推動“四大檢察”全面協調充分發展

檢察理論研究是檢察工作創新發展的內在需要,應當關注哪些問題為檢察實踐提供破解之策?陳海鷹提出,在“四大檢察”全面協調充分發展的新布局下,檢察理論調研工作要重點關注和研究“一個微觀權力”和“一個宏觀能力”。“一個微觀權力”,即重點研究調查核實權的運用問題,在積累個案運用經驗基礎上,建立完善調查核實權行使程序規范,推動這一權力走上程序法立法軌道。“一個宏觀能力”,即重點研究法律監督履職能力提升,也即研究加強監督剛性的理論基礎。可以重點圍繞檢察制度和檢察權本源、法律監督權面臨的改革形勢和人民群眾需求、在“四大檢察”中加強監督剛性的可行性思路和舉措,以及在雙贏多贏共贏背景下加強監督剛性的機制建設等四個典型問題,著手開展理論調研。盛美軍強調圍繞“四大檢察”深入開展檢察理論研究:一要研究如何盡快完善相關立法。二要研究如何不斷健全工作機制。三要研究如何加強檢察隊伍專業化建設。四要研究加強檢察理論研究的方式方法。五要研究如何進一步拓展法律監督職能。

(作者:《人民檢察》記者常鋒)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
 
二肖中特最准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