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法制的歷史切變
稿件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2019-06-12 15:13:08

王 濤   

巴基斯坦伊斯蘭共和國是“一帶一路”沿線重要國家。巴基斯坦的公法體系主要以《古蘭經》、圣訓等伊斯蘭規范為根本,其私法體系則以國家制定的法律為基礎。了解巴基斯坦的當代法制,對我國進一步加強與巴基斯坦的交流協作具有重要意義。

巴基斯坦法制的早期史

公元711年,阿拉伯人占領信德地區(當代巴基斯坦東南部一個省),他們多數屬于伊斯蘭遜尼派,遜尼派人數占全世界穆斯林的90%。隨著穆斯林人口的不斷增長,伊斯蘭法成為印巴次大陸僅次于印度教法的第二大屬人法。公元13世紀初,德里蘇丹國在印度建立。1526年,德里蘇丹國為莫臥兒王朝所滅亡。此后,莫臥兒王朝統治了印巴次大陸絕大部分地方,直至1764年莫臥兒皇帝阿拉姆沙投降英國東印度公司。在這漫長的歷史中,伊斯蘭法成為前述穆斯林帝國的官方法律。當時,伊斯蘭法主要體現于當地的財稅法和刑法,穆斯林統治者允許基層管理者和印度教居民在承認伊斯蘭法至高地位的情況下,保留印度教法在屬人法領域的適用空間。

在英國殖民統治確立之前,印巴次大陸的刑事法律主要源自伊斯蘭法。然而,由于地域廣袤,風俗多樣,相較于中東,伊斯蘭學者匱乏,印巴次大陸的穆斯林統治者無法執行嚴格純粹的伊斯蘭法,其民事法律帶有伊斯蘭法與當地習慣混合的制度特征,且不確定亦不統一。直至莫臥兒皇帝奧朗則布(1658年至1707年)統治時期,帝國制定了成文律法——《希達耶》和《阿拉姆吉利教法詮釋》,該兩部法律皆以遜尼派哈乃斐教法為核心,成為莫臥兒帝國法律的淵源。

1772年,英國殖民者黑斯廷斯制定《黑斯廷斯規劃》,正式承認《古蘭經》教義為在冊穆斯林臣民的法律,主要限于家事法范圍。1772年至1864年間,印巴次大陸的穆斯林大毛拉作為官方承認的執法者,比英國司法官還更具權威。相較于印度教梵學家不受英國統治者的信任,穆斯林大毛拉制定的規則通常可適用于多數法律領域,因而伊斯蘭法比印度教法在印巴次大陸具有更強的確定性。

獨立后的法制目標

1947年,巴基斯坦宣布獨立,此時該國的法律具有一種混合特性,既深受英國法律原則的影響,又吸收了不少別國法制的規則。巴基斯坦伊斯蘭共和國建立的一個重要目標是,將其伊斯蘭法中的殖民因素和印度教文化的影響消除。1949年,巴基斯坦制憲會議通過《目標決議》(該決議于1956年成為《巴基斯坦憲法》的序言,1985年成為憲法主文的一部分),啟動對巴基斯坦國家法律的純伊斯蘭化。

1980年,巴基斯坦建立聯邦伊斯蘭法院,其主要功能在于審查國家法律是否符合伊斯蘭教法,聯邦伊斯蘭法院的判決對于地方法院具有約束力。

盡管早年的法律純伊斯蘭化源于巴基斯坦建國時的政治考慮,聯邦伊斯蘭法院的建立卻促進了正義理念的增長。巴基斯坦的法官相信,正義是全世界人民共同追尋的價值。隨著1985年《目標決議》成為憲法主文的一部分,巴基斯坦法院開始將伊斯蘭正義觀運用于對憲法的解釋,這為巴基斯坦公益訴訟制度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1982年,聯邦伊斯蘭法院在Ansar Burney v. Federation of Pakistan一案中裁決,《古蘭經》和《圣訓》中并無禁止女性成為法官的規定,也未曾將裁決糾紛的職責限于男性。不過,直到2013年,聯邦伊斯蘭法院才有了第一位女性法官。

聯邦伊斯蘭法院突破原教旨主義傳統的司法行為在很大程度上源于以下這一事實:法院中法律人的數量超過了歐萊瑪(傳統伊斯蘭學者的統稱),他們總是努力在每一起涉及石刑、截肢刑的上訴中尋找“法律技術上”的瑕疵,以防止這類刑罰的實際執行。

家事法的發展

家事法是巴基斯坦伊斯蘭法制發展最快的領域。1961年《穆斯林家事法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是巴基斯坦伊斯蘭法現代化改革的首部立法。《條例》對伊斯蘭法中有關結婚、離婚等傳統規定予以變革,在巴基斯坦社會引起較大反響。

傳統伊斯蘭法允許“一夫多妻制”,允許男子迎娶至多4名妻子。對此,《條例》第6(1)條規定,“在現存婚姻持續期間,一名男子在未得到仲裁委員會事先書面許可并依照本條例登記之前,不得另行娶妻。”盡管在現實中只要沒有當事人就男子“違法”娶妻的行為進行告訴,《條例》中所規定的刑事制裁措施不會被觸發,但巴基斯坦最高法院在1991年Faheemuddin v. Sabeeha Begum一案中,對違法“一夫多妻”的行為予以了批判,特別對隱瞞首婚而繼續娶妻的男子進行了譴責。不過,聯邦伊斯蘭法院基于歷史分析,維護了“一夫多妻制”。法官指出,《條例》第6條只是設置了一種程序,使今天的穆斯林婦女受到更多的保護,以維護現居妻子及其子女的利益。

另一項值得關注的漸變發生在巴基斯坦的離婚程序上。傳統伊斯蘭教中,丈夫可以通過宣告三遍“塔拉克”(talaq休妻的意思)的方式,與妻子即刻離婚。這一情形顯然會給巴基斯坦帶來社會和經濟上的不穩定。《條例》對此僅作了有限的規制:要求丈夫一旦以此種方式宣布離婚,應當盡快向政府作出書面登記,并將副本送達其妻。但這一規定,促使有的丈夫直接拋棄妻子而不給她塔拉克申明,由于巴基斯坦婦女文化水平普遍不高,許多婦女因不知道其婚姻在法律上仍舊有效而另行結婚。

巴基斯坦家事法律政策的變遷顯示出當代巴基斯坦正在尋求將嚴格的伊斯蘭教義與保護婦女的改革目標相融合。盡管這二者的目標都是建立一個更好的穆斯林社會,但二者間不可避免地存在沖突。很明顯,巴基斯坦的國家法(立法和判例法)是一種內部多元的法律,包含對宗教價值和社會規范秩序的考慮,而非分析法學派所謂單純的主權者的命令。

巴基斯坦采用零碎化方式改革其傳統伊斯蘭法制的做法,體現了在全球化視野下的法律多元主義在伊斯蘭世界的發展。傳統伊斯蘭法中沒有上訴機制,因為所有的法律依據都在《古蘭經》、圣訓、公議和類比之中,沒有上訴法院對法律概念進行歸納提煉或再解釋的空間。然而,當代巴基斯坦不但建立了聯邦伊斯蘭法院,還允許不服其裁決的當事人向巴基斯坦最高法院伊斯蘭上訴法庭提出上訴。巴基斯坦所建立的伊斯蘭法院和世俗法院兩套司法體系,即是對傳統卡迪法院和馬扎林法院的傳承和現代化發展。

從巴基斯坦的法律體系中,可以看到一種二元結構,即神法與國家法、公法與私法、宗教法院與世俗法院、對神義務與對人義務。當代巴基斯坦的法制進程正朝著現代化的方向邁進。

(作者單位:華東政法大學法律學院)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
 
二肖中特最准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