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硬派走馬上任
美移民政策恐大幅收緊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
發布時間:2019-06-18 10:39:42

□ 法制日報駐美國記者 陳小方

當地時間6月10日,特朗普政府任命極端強硬的保守派人士肯·庫奇內利為美國公民和移民服務局“首席副局長”,代行局長之職。這是4月美國國土安全部系統開始“大清洗”以來的又一次高官變動,引起了各方的強烈關注。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此舉正值美國以關稅脅迫墨西哥強化攔阻不斷涌向美國的非法移民之際,這表明在美國政治逐步進入2020年大選氛圍之后,爭取連任的特朗普將會繼續收緊移民政策,以展示一貫的強硬姿態。

以反移民著稱

庫奇內利在接受任命后的一份聲明中說,“我們必須捍衛對那些合法來到這里的人們的承諾。我期待與美國公民和移民服務局的同仁們一起努力,以確保我們的合法移民系統有效、高效運作,同時阻止欺詐、保護美國人民。”

資料顯示,庫奇內利是一名活躍的美國政治人物、律師,生于1968年,父母分別為來自意大利和愛爾蘭的移民。他在2010年至2014年擔任弗吉尼亞州總檢察長,此前為弗吉尼亞州參議員。庫奇內利曾于2013年獲州長提名,但最終敗給了民主黨競選對手泰瑞·麥考夫。

據報道,現年51歲的庫奇內利素以移民強硬派著稱。在擔任弗吉尼亞州參議員期間,他于2008年提出一項決議,呼吁修改美國憲法,取消非法移民在美國所生子女的公民身份。他還呼吁州立大學只向美國公民或永久居民提供學費優惠。

2010年,剛出任弗吉尼亞州總檢察長的庫奇內利,就與密歇根、佛羅里達、得克薩斯等9個州一道聯署,為因移民政策遭到奧巴馬政府起訴的亞利桑那州辯護。

2010年4月,亞利桑那州州長簽署了一個被稱為美國最嚴厲的移民法。此法要求移民必須隨時攜帶作為外國人的登記文件,并要求警方對有理由懷疑為非法居留美國的人進行盤問。法律還要求對那些雇用非法移民或向已知非法移民提供交通服務的人問責。當年7月,時任美國司法部長霍爾德對亞利桑那州及其州長提出起訴,要求被告停止執行新的移民法。時任奧巴馬政府在訴訟中稱,亞利桑那州的立法超越了聯邦法律。

庫奇內利當時為亞利桑那州辯護稱,雖然邊境執法大部分歸聯邦政府管轄,但聯邦法律也明確允許州政府逮捕那些非法出現在美國的人。他說,“亞利桑那州的法律沒有改變這一點。這就是為什么我們對聯邦政府起訴亞利桑那州感到驚訝的原因”。

卸任弗吉尼亞州總檢察長后,庫奇內利于2016年5月獲任總部設在華盛頓特區的保守派組織“自由工作基金會”的法律總顧問,并曾在2016年大選中擔任共和黨總統參選人泰德·克魯茲的幕僚,反對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提名特朗普作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

盡管曾有“小過結”,庫奇內利與特朗普卻在移民問題上找到了許多“共同語言”。庫奇內利經常在電視評論中為特朗普的移民政策辯護。他完全贊同特朗普修建美墨邊境墻的主張,也曾提議允許雇主開除在工作場所不說英語的外籍員工。

在2018年接受美國右翼媒體布賴特巴特廣播采訪時,庫奇內利還聲稱,美國州政府應動用“戰爭權”抗拒來自中美洲移民的“入侵”。他說,“你們無須留下他們。不用抓了再放,什么也不用。你們只要把他們帶回河邊,然后讓他們游過去”。

前任“行動緩慢”

作為美國公民和移民服務局的代理局長,庫奇內利將成為特朗普政府移民問題的重要決策人之一,從而一展其多年來強硬的反移民手段。

這也是特朗普政府近期持續收緊移民政策的多種舉措之一。

由于被指“行動緩慢”,庫奇內利的前任李·西斯納6月1日正式掛冠辭職。自2017年10月擔任美國公民和移民服務局局長以來,西斯納的新政就頻頻受到民主黨和移民權益團體的批評,如刪除“美國是一個移民國家”的說法,強調“保護美國人和國土安全”等。西斯納還根據特朗普政府的授意進行了多項改革,包括試圖終止“童年入境暫緩遣返項目”、叫停給予某些國家人士的臨時身份保護計劃、收緊雇用外籍人員的工作簽證等。他甚至還提議要對那些使用過公共福利的移民在入籍時收取費用。

即便如此,這離特朗普政府的期望仍有很大差距。

外界預計,在移民政策上與特朗普“志同道合”的庫奇內利擔任美國公民和移民服務局代理局長后,目前本就趨向嚴格的美國移民政策將對移民更加“不友好”。

6月3日,特朗普威脅對墨西哥所有出口美國的商品征收5%的關稅,并將不斷提升到25%,除非其阻止尋求庇護的中美洲移民持續大量涌向美國南部邊境。盡管雙方在隨后的談判中達成了協議,但特朗普仍保留在墨西哥不履行義務時征收關稅的權力。

此后僅兩天,美國國務院就于6月5日宣布對特朗普一再抱怨的“多樣性移民簽證計劃”進行改革。第一條新規則就要求申請人在申請時必須持有護照。第二條規定更強調,申請材料中的任何打印錯誤都會導致立即取消資格,而且不容置疑。

這一起始于1990年的計劃,其初衷則是為了增加歐洲移民的數量。愛爾蘭裔美籍議員和意大利裔美籍議員就曾抱怨,來自亞洲和拉美的新移民正將歐洲移民群體堵在門外。計劃也試圖扭轉美國移民體制過于偏重親屬關系,或者已在美有工作的申請人。

根據規定,只有在前5年中移民美國的人數少于5萬人的國家才有資格進入“多樣化抽簽”。同時,每年給予任何一個國家的移民簽證不得超過7%。通過這種抽簽獲得移民簽證的幾率很低。去年就有近1470萬人參與抽簽,但抽出來進行廣泛審查的只有10萬人,而最終的限額每年只有5萬人。

此前,特朗普政府已在推行合法移民“積分制”等方面進行了改革,還大幅限制了美國接收的難民數量,對一些穆斯林為主體的國家實施了旅行禁令。美國最近還宣布,將在今年底關閉美國公民和移民服務局的所有國外辦事處。

各方反應強烈

庫奇內利在移民方面的職業經歷很少,也從未在美國公民和移民服務局工作過。他的任命在美國各界引起了強烈反應。

美國移民權益人士對庫奇內利的任命“深感不安”。美國國家移民論壇執行主任阿里·諾雷尼稱,“庫奇內利一貫的反移民立場和講話記錄非常令人不安。最終,我們需要協調移民問題的解決方案和聰明的政策,而不是進一步推向極端化。對庫奇內利的任命不是一個好兆頭”。

美國公民和移民服務局是美國國土安全部的一個下屬機構,擁有1.9萬多名員工和合同服務商,主要負責處理入籍申請、綠卡和簽證的審批。移民律師們擔心,對庫奇內利的任命將意味著審查會進一步趨嚴,移民們等待的時間會更長。

前美國公民和移民服務局首席律師烏爾·賈多稱,“他們是要打碎現有移民體制,使它再也不能運轉嗎?這是過去幾年來一直在發生的事情的又一個新跡象。”他說,美國公民和移民服務局現在的各種移民申請案件已經“爆增”。還有相關數據顯示,美國移民法庭現在積壓的案件已高達近90萬件。

同時,庫奇內利的任命在美國國土安全部內部也引起了許多不安。這意味著,美國國土安全部系統又多了一位“代理負責人”。

自4月以來,美國國土安全部遭遇“大洗牌”。繼美國國土安全部長科斯特珍·尼爾森辭職后,其下屬的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美國移民和海關執法局和特勤局負責人也都先后“出局”,迄今仍由代理人員履職。

一名官員稱,庫奇內利被任命為代理局長,可能會打擊工作人員的士氣。與5月底迫于特朗普的壓力而辭職的李·西斯納不同,庫奇內利沒有在移民局工作的經驗,甚至一些強硬派也懷疑他是否能夠勝任。

美國移民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馬克·克里科里安稱,任命庫奇內利是一個“非常規的選擇”。克里科里安也強調,由于庫奇內利得到白宮的支持,“因此,我(對其獲得任命)表示謹慎樂觀”。

同時,人們也擔心美國公民和移民服務局的工作重點將進一步由服務轉向執法。烏爾·賈多說,庫奇內利更感興趣的是執法而不是服務。

國會兩黨對庫奇內利的任命也頗多不滿,這將使其未來“轉正”面臨很大困難。

參議院共和黨二號人物約翰·圖恩稱,庫奇內利的任命確認將“很難”。共和黨參議員約翰·科寧也調侃稱,“他以攻擊其他共和黨人為職業,我懷疑他未來轉正能否獲得足夠支持”。

眾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民主黨主席本尼·湯普森在一份聲明中甚至稱,“庫奇內利先生是一位反對移民的邊緣人物,無權領導管理我們國家合法移民的機構。”他說,特朗普也“沒有理由”將這一職位交給受到兩黨反對的人物。

民主黨參議員杰夫·默克利稱,庫奇內利在移民政策上的言行記錄是“令人可憎的”,他的提名是“不可令人接受的”。民主黨2020年總統候選人卡瑪拉·德維·哈里斯更稱,“庫奇內利獲得任命是對我們國家理想的一個威脅”。

或遭司法挑戰

更有甚者,有人認為,對庫奇內利的任命違反了美國1998年的《聯邦空缺改革法》,因此有可能會遭到司法挑戰。

阿里·諾雷尼說,對庫奇內利的任命繞開了《聯邦空缺改革法》,是否合法還有待觀察。根據這一法律,總統可以選擇某些資深官員來補充內閣和政府機構的位置,但只有“首席助理”才有資格被任命為“臨時負責人”。

因此,白宮迄今并未正式提名庫奇內利領導美國公民和移民服務局。嚴格來講,他在美國公民和移民服務局里的正式頭銜是“首席副局長”。包括斯坦福大學法學院教授安妮·約瑟夫·奧康內爾在內的法律專家們認為,掛著“首席副局長”頭銜的庫奇內利實際上履行著代理局長的職責,這違反了《聯邦空缺改革法》的精神。

除一些法律界人士的反對外,庫奇內利在參議院也是“不受歡迎的人”,其原因要追溯到他擔任參議院保守基金負責人的時候。這個組織長期以來一直反對現任的共和黨參議員。2017年8月,庫奇內利在為該組織撰寫的募捐詞中就猛烈抨擊現任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

庫奇內利稱,麥康奈爾重用包括約翰·麥凱恩等承諾廢除奧巴馬醫改法的人,但在需要時,這些人卻拒絕投支持票,而麥康奈爾則將之歸罪于特朗普“期待過高”,事實卻是他自己多年來一直抱著這些空洞的承諾。

據報道,庫奇內利在當年這篇募捐檄文中提及的共和黨參議員中現在仍有4人在職,而共和黨在參議院中只有53對47的微弱多數。

奧康內爾認為,對庫奇內利的任命最終可能會導致司法挑戰,從而以法律手段解決這場爭議。她說,被剝奪簽證或移民利益的人,可以對這一任命提出起訴。她說,目前還沒有哪個法院對某個人是否可以在一個職位空缺后被任命為“首席助理”作出過裁定,就如庫奇內利的情況一樣。

美兩黨較勁“夢想法案”

□ 法制日報記者 陳潤澤

連日來,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圍繞《2019年夢想與承諾法案》(簡稱“夢想法案”)持續較勁。雖然當地時間6月4日,美國眾議院投票通過了這一可能讓數百萬年輕的非法移民和擁有臨時身份的移民獲得美國公民身份的法案,然而這一法案未來卻極有可能在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遭到“封殺”,白宮也已經表態稱特朗普可能否決這一法案。

據《紐約時報》報道,這項法案4日以237票支持、187票反對在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獲得通過,全部230名民主黨議員和7名共和黨議員投了贊成票。

據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報道,法案將授予那些以兒童身份進入美國的所謂“夢想生”們美國公民身份。法案還將允許數十萬臨時受保護身份(TPS)的移民以及被延期強制離境(DED)的移民獲得永久居住權。據美國進步中心和南加州大學的數據顯示,法案涉及移民總數超過250萬人。

美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在投票前稱,這項法案旨在“堅持對家庭的尊重,這是我們的信仰和作為美國人的核心”,她說,“更重要的是要認識到‘夢想生’對未來的重要價值。”

然而,這項法案在共和黨領導的參議院前景暗淡。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透露,參議院不太可能對此法案進行投票。他稱“更希望看到能夠迫使民主黨在增加邊境安全支出問題上作出妥協的更廣泛的移民法案”。

白宮在3日發表的針對這一法案的聲明中稱,“政府強烈反對這一法案,這將激勵和獎勵非法移民,并破壞政府的移民管理計劃”。聲明還強調,“政府不會接受破壞移民政策核心目標的獨立移民法案”。

特朗普在今年1月曾向民主黨拋出一項提議,計劃為約70萬無證移民提供臨時保護以換取57億美元資金用于美墨邊境墻的建造。而在此之前佩洛西就已經拒絕了這一計劃,民主黨參議員查克·舒默更是譴責道,“這不是妥協,而是‘劫持更多人質’。”

盡管“夢想法案”前景暗淡,但“我們將把它遞交參議院,然后我們會一直堅持下去,直到它成為這片土地上的法律”,眾議院多數黨領袖史迪尼·霍爾如是說。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
 
二肖中特最准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