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平冤糾錯不懈努力詮釋司法公平正義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
發布時間:2019-06-19 10:08:34

制圖/李曉軍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晨

9年前的6月21日,河南省柘城縣農民趙作海家中來了幾位客人,他們是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和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主要負責人,來到這里只為向趙作海致歉。

趙作海,因同村趙振晌失蹤后發現一具無頭尸體而被拘留,后被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2010年4月30日,亡者歸來——趙振晌活著回到村中。2010年5月9日,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召開新聞發布會,認定趙作海故意殺人案系一起錯案,宣告趙作海無罪,同時啟動責任追究機制。

新中國成立70年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司法機關拿出了巨大的勇氣,實事求是,糾正一批重大冤錯案。與此同時,不斷建章立制、深化司法體制改革,扎緊制度的藩籬,防范冤錯案再發生。

70年來,一份份嚴肅公正的判決,一件件冤錯案件的糾正,最終讓法治和正義成為每個案件的突出亮點,增強著人民群眾對法治信仰。

公平正義

可能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1980年9月,在國務院第二招待所里,我偶遇胡風、梅志夫婦。這對長期被關押、監管的患難夫婦,即將迎來中央平反的消息。”時任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審判員的王文正,曾親歷新中國成立之初一起重大冤案的平反,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他感慨萬千。

上世紀五十年代,一場文藝爭論異化為政治審判,詩人胡風被關押進秦城監獄,持續年久,涉案者眾。1988年6月18日,中共中央辦公廳發出《關于為胡風同志進一步平反的補充通知》,這一歷史冤案得到糾正。

新中國成立初期,司法制度不健全,刑事案件辦理多以政策為主。1959年,謝覺哉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當時,許多正常的法律程序被一些人看成是舊法而被批判,法院正常的審判制度也被群眾運動取而代之。謝覺哉到法院后,首先廢除了電報報案審批制度,要求在報案的同時報送案卷。他對審判員說,冤錯案從數量上看只占百分之幾,但對被冤判的人來說,傷害是百分之百,要深刻吸取教訓,堅持實事求是,對人民高度負責。

1978年,人民法院開始全面復查“文革”期間刑事案件,到1981年底,全國各級人民法院共復查“文革”期間判處的120多萬件刑事案件,依法改判糾正冤錯案30.1萬余件,涉及當事人32.6萬余人。

進入新世紀,曾在“命案必破”時代背景下產生的一批冤錯案,相繼被糾正,讓人民群眾重拾對法治的信心。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糾正冤錯案給予了高度關注,一系列重大冤錯案得到再審改判。

冤錯案的再審與平反,向社會傳遞出一個明確信號:正義可能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一年前的5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宣判我無罪,這是我一生永遠銘記的日子。我相信,法治的陽光會持久地普照中華大地。”2019年5月30日,在最高人民法院召開的民營企業家座談會上,物美創始人、多點生活董事長張文中說。

2018年5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對物美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張文中申訴一案公開宣判,撤銷原一、二審裁判,改判張文中、張偉春、物美集團無罪,原審判決已執行的罰金及追繳的財產依法予以返還。

張文中案改判并非孤例,去年以來,一系列涉產權案件啟動再審,不僅還給當事人和當事企業一個公道,而且彰顯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全面依法治國、依法保護產權、保障企業家合法權益、平等保護非公有制經濟的堅定決心,為企業家創新創業營造了公平正義的法治環境。

“最高人民法院將不斷完善產權和企業家合法權益保護的司法政策,以法律制度保障企業家合法權益,嚴格區分罪與非罪。”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姜啟波說,“我們將全面梳理司法解釋和規范性文件中對民營經濟保護不平等的內容,及時修改、補充、廢止”。

汲取教訓

舉措頻出規范案件辦理

一個錯案的負面影響,足以摧毀九十九個公平裁判積累起來的良好形象。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不要說有了冤假錯案,我們現在糾錯會給我們帶來什么傷害和沖擊,而要看到我們已經給人家帶來了什么樣的傷害和影響,對我們整個的執法公信力帶來什么樣的傷害和影響。我們做糾錯的工作,就是亡羊補牢的工作。”

2007年1月,時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肖揚在山東調研時說:“我當院長,最讓我牽腸掛肚、提心吊膽、寢食不安的有兩件事,一是不要辦錯案殺錯人,二是隊伍不要出問題。”

同年7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重新統一行使死刑核準權,確定“少殺慎殺”的基本原則,死刑案件二審應當開庭,要求法官復核時訊問被告人,奉行更嚴格的證據標準,在死刑案件中建立非法證據排除制度……種種措施大力推行,筑起了預防冤錯案的堅實堤壩。

為了彌補對蒙冤者人身自由、生命健康及財產、精神等方面的損傷,1994年5月12日,新中國歷史上第一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頒布,自1995年1月1日起實施。值得關注的是,從2010年起,精神賠償也納入到國家賠償的范圍。

最高法發布的《中國法院司法改革白皮書》顯示,2014年至2018年,各級人民法院受理國家賠償案件31434件。呼格吉勒圖案、張氏叔侄案、聶樹斌案、劉忠林案等刑事冤錯案的受害人或其近親屬依法及時獲得賠償。其中,劉忠林收到賠償義務機關吉林省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國家賠償金460萬元。

就在前不久,“兩高”發布公告稱,自2019年5月15日起,賠償金標準提升為每日315.94元。這一標準正是針對冤錯案,進一步提高賠償成本,健全賠償機制,為防范冤錯案發生敲響警鐘。

為糾正冤錯案、防范冤錯案件發生,公檢法司四部門同時發力,舉措頻出:

公安部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和改進刑事執法辦案工作切實防止發生冤假錯案的通知》等文件,從源頭上防止冤錯案的發生;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關于切實履行檢察職能防止和糾正冤假錯案的若干意見》,嚴把事實關、程序關和法律適用關;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錯案工作機制的意見》,確保無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司法部發布《關于進一步發揮司法鑒定制度作用防止冤假錯案的意見》,進一步規范司法鑒定活動。

2017年10月11日,司法部聯合最高法推出刑事案件辯護全覆蓋的試點辦法,按照此辦法規定,刑案中的犯罪嫌疑人不會再因請不起律師等原因而在法庭上無人辯護,他們將在案件審判階段免費獲得法律援助律師的幫助。

種種舉措、制度的出臺,目的只有一個:及時糾正冤錯案,努力防范冤錯案,努力讓人民群眾從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國務院新聞辦2017年12月發表的《中國人權法治化保障的新進展》白皮書顯示,2013年至2017年,我國各級法院糾正重大冤錯案37件61人,共依法宣告4032名被告人無罪。

銳意改革

建立長效機制扎緊制度籬笆

2012年,廣為人知的“安徽于英生殺妻申訴案”由安徽省檢察院移送最高檢提請抗訴。時任最高人民檢察院刑事申訴檢察廳申訴案件查辦二處處長的杜亞起承辦此案。經過仔細審查,杜亞起發現現場勘查筆錄中床頭柜抽屜上“有手印”的記載與現場提取的手印數量不一致,后經實地了解情況后認為存在他人作案的可能。2013年5月,最高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向法院提出再審檢察建議。就在于英生被宣告無罪3個月后,真兇歸案。

冤錯案為什么會發生?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刑事訴訟法學研究會理事李奮飛認為,對于個案來說,造成錯判的原因不盡相同,可能出現虛假供述、取證不當等多種問題;但從根本上講,導致冤假錯案發生的還是機制問題。在過去的一段時間里,一些公檢法機關之間存在的“順承模式”和傳統辦案思維,使得三者之間工作相互制約少。

正義怎么能不再遲到?制度設計的關鍵,在于讓司法的各個環節都有效運轉起來,防止出現“公安做飯、檢察端飯、法院吃飯”一錯到底的可能。

為從制度上切實糾正和防范冤假錯案,司法體制改革走上了歷史的舞臺。黨的十四大、十五大報告中提出了“司法改革”目標,十六大報告明確為“司法體制改革”“依法治國”基本方略與“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條款并被寫入憲法。隨著依法治國的推進,“疑罪從無”原則在1996年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中得到確立,如第一百六十二條規定:“證據不足,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的,應當作出證據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無罪判決。”

為了防范冤假錯案的發生,建立長效機制,2014年10月,在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就《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作說明,明確提出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

2016年6月27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十八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二十五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的意見》,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全面啟動。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馬懷德認為,以審判為中心,實際上就是突出司法權威,確保審判程序的合法化、正當化,防止非法證據進入最后的裁判結果。這項訴訟制度改革對于排除非法證據、確立審判的高標準,從制度上防范冤假錯案,都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司法改革環環相扣,不斷向縱深推進。以審判為中心要求偵查、批捕、起訴等環節都要按照裁判的標準和要求運行,這就促使公安機關取證更加規范,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法律監督更加到位,偵查人員、鑒定人、證人必須依規出庭,被告人的辯護權等合法權益必須得到保障。只有扎緊制度的籬笆,才能最大程度上防范冤假錯案,有力推動法治的進步。

為促使辦案人員增強責任心,提高辦案質量,防范冤錯案發生,最大限度實現司法公正,2013年,中央政法委出臺關于切實防止冤假錯案的指導意見,重申了疑罪從無、證據裁判等原則,并就法官、檢察官、人民警察對辦案質量終身負責提出明確要求,被群眾解讀為“一朝辦錯案,終身被追責”。

此后,公檢法機關分別制定、完善了錯案責任追究制度。

2016年12月2日,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當庭宣布聶樹斌案無罪,改判無罪后有關方面啟動追責程序,依法依規對一系列錯案負有責任的27人分別進行追責。

毋庸置疑,錯案責任追究制有效地增強了辦案人員責任心,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冤錯案件發生。

回望70年新中國歷史,司法機關始終懷著司法為民之心,敢于糾錯,勇于擔當,為實現社會公平正義作出不懈努力。

記者點評

□ 張晨 

冤錯案是對社會公平正義的極大傷害。秉持著發現一起、糾正一起的理念,近年來,一系列冤錯案得以昭雪,為司法機關遵循“疑罪從無”,努力實現公平正義按下“快進鍵”。

我們有理由相信,隨著政法機關堅持對法律負責、對人民負責的態度并始終不渝地努力踐行,防范冤錯案的堤壩會越來越牢固,中國司法朝著公平正義永遠不會缺席的方向穩步前行,人民群眾也將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更加感受到公平正義。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
 
二肖中特最准网站